传奇世界梦魔中州(传奇世界之中州)

内容页发表时间:2022-05-28 20:52:15文章来源:访客 阅读:84

导读:往新事物是很容易流行起来的,各个青少年、学生及成年人同胞都为传奇上瘾、以传奇为乐。金国末年被气势如虹的蒙古大军打的一溃千里,在文坛上却人才辈出,进入了开国以来的极盛时期。尤其脍炙人口,而另一位叫刘祁的文学家可能就鲜为人知了。将士感愤,拼死抵抗。

童年的我们脑海里珍藏着太多太多关于传奇世界梦魔中州的童真记忆!往新事物是很容易流行起来的,各个青少年、学生及成年人同胞都为传奇上瘾、以传奇为乐。当时我们那群人当中都很热衷传奇世界之中州里的人物,怎么玩怎么玩都玩不腻,小编通过下文详细的给大家介绍一下。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田文斌

常言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金国末年被气势如虹的蒙古大军打的一溃千里,在文坛上却人才辈出,进入了开国以来的极盛时期。其中有一代文宗元好问,他那首《雁丘词》中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尤其脍炙人口,而另一位叫刘祁的文学家可能就鲜为人知了。其实在当年,他与元好问齐名,但没有中过进士,以布衣身份驰名文学界,堪称一位民间“大V”。

一位是朝廷官员,一位是平民百姓,本不该在政治上有所交集,但是因为战争,因为文名,两人都与为反贼崔立歌功颂德一事牵上瓜葛,双方各执一词,不仅使两人由路人变成仇人,也给历史留下了一桩公案。

一、金源末世,同困汴京

元好问是草根出身,父亲元德明屡试不第,终日饮酒赋诗,不事生产,是个乐天派。也许是在这种家学的熏陶下,元好问七岁就能作诗,号称神童,学成之后,他的诗作即使是文坛盟主赵秉文见了也惊为天人。

然而元好问的科举和仕途却充满了艰辛与坎坷,他32岁才中进士,此后沉浮下僚,这与当时金国重胥吏轻进士的政策不无关系,可谓是“一举成名天下知,十年窗下无人问”。正大八年(公元1231年)八月,元好问的仕途终于有了转机,被调入汴京担任尚书省掾。

刘祁则出身于显赫的浑源刘氏家族,从高祖刘撝成为金国首位词赋状元开始,一门八进士,步入仕途的多达二十余人。正是由于家世积累下的人脉和自身的才气,一介布衣的刘祁年纪轻轻就能出入金国文艺界最顶级的“沙龙”,与赵秉文、李之纯和王若虚等大牛交游唱和,名动京城。

传奇世界梦魔中州(传奇世界之中州)

好景不长,刘祁成长的年代正是金国末世,正大八年十一月,身在淮阳的他听说蒙古兵攻入金国腹地,急忙回到汴京探视祖母和母亲。正大九年(公元1232年)正月,拖雷在三峰山之战中歼灭了金军最后的主力,三月,蒙古大军兵临汴京城下,同处蒙古兵包围之中的两人即将面临人生中最严峻的考验。

二、反贼逼迫,委曲成文

继位以来励精图治的金哀宗一时接受不了蒙古兵临城下的现实,寻死觅活,均被亲随救免,随后派大臣议和又被拒绝,蒙古兵开始树炮攻城,金哀宗不得不硬起头皮指挥防御:“上复出抚东面将士,亲傅战伤者药于南薰门下。”将士感愤,拼死抵抗。

金军还祭出了秘密武器“震天雷”,史称:“其声如雷,闻百里外,所爇围半亩之上,火点著甲铁皆透。”蒙古兵一时强攻不下,就采取了围困战术。天不佑金,汴京城内瘟疫爆发,“凡五十日,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贫不能葬者不在是数。”同时由于缺粮,城内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十二月,不甘心坐以待毙的金哀宗决定御驾亲征,打破僵局,但他把皇族家眷留在了汴京。公元1233年正月,皇帝战败的消息传入汴京,城内更加人心惶惶。这时,西面元帅崔立造反了,他杀死了两位留守大臣,提兵去见皇太后,平日养尊处优的太后哪见过这等刀光剑影,马上惟命是从。崔立并不领情,他自封为郑王,以皇族为见面礼,向蒙古军投降。在当年大金俘虏北宋皇室的青城,如今轮到了自家皇室受辱,时人作诗感叹道:“万里风霜空绿树,百年兴废又青城。”

崔立献城投降,并非为了挽救一城百姓,而是想浑水摸鱼。他既是个反贼,又是个淫贼:“性淫姣,常思乱以快其欲。”在蒙古兵进城前,崔立大肆搜刮金银财宝和民间美女,他拿出一部分向蒙古军献媚,意图做第二个刘豫,而大部分都进了自家门户,整日骄奢淫逸,杀人立威,激起了全城上下的义愤。

元好问此时官居左司员外郎,他舍不得好不容易得到的位子,留在崔立手下办事。崔立嫌称王不过瘾,突发奇想要名垂青史,他以拯救全城百姓为由,要朝廷大臣给他立一个功德碑,具体任务落在了元好问等尚书省官员的头上。这可伤透了他们的脑筋:得罪崔立会惹下杀身之祸,屈节服从则日后受人唾弃。思来想去,他们拿出了一个嫁祸于人的办法。

目标被锁定在了刘祁和麻革身上,两人既以文章知名,又都是平民百姓,无力反抗。左司郎中张信之和员外郎元好问把两人召到尚书省,以众议为名让他俩为崔立作文歌功颂德,并声称已经上报了崔立。刘祁不从,去见德高望重的翰林学士王若虚讨说法,可王若虚口风也是如此,刘祁明白了:这是要牺牲布衣文士的名节来保全达官贵人的名声,便推辞走了。

元好问等人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们以执政大臣的名义逼迫刘祁和麻革去尚书省,开始只是一同饮酒,等到日落两人告辞,元好问却说大门已经锁上了,真是个鸿门宴。随后王若虚和元好问等人便重提功德碑的旧事,令两人马上作文,并以他们的亲族性命相威胁。重压之下,刘祁和麻革屈服了,他们写下碑文,元好问等人稍加修改,炮制出了这个功德文章。急切之下缺乏石料,匠人们把宋徽宗书写的《甘露碑》磨掉重刻,一件弥足珍贵的文物就这么被毁掉了。

三、金亡元兴,争辩不休

崔立本是个跳梁小丑,他的恶行昭彰,不光汴京百姓恨透了他,连蒙古人也看他不顺眼,进城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妻妾财宝洗劫一空,已是孤家寡人的崔立无可奈何,一年之后被仇人所杀,同在这一年,也就是公元1234年,立国一百二十年的金国在蔡州城灰飞烟灭。

金国灭亡,昔日的达官显贵沦为了寻常百姓,元好问与刘祁都成了金国的遗民,但两人之间的裂痕却没有因共同的亡国之恨而得到弥补。文人士大夫一生最珍视的就是名节,当年被元好问嫁祸,屈身降志为贼臣作功德文的梦魇一直萦绕在刘祁的心头。作为文坛巨擘,他在《录崔立碑事》中记录了往事,难能可贵的是,他没有掩饰而是承认这是“少年之过”。

反观元好问,他对刘祁栽赃陷害的做法为世人所知,成为他一生中无法抹去的污点。因为心里有鬼,所以不断为自己辩白,他在《外家别业上梁文》中声称“伊谁受赏,与我嫁名”,贼喊捉贼,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连带他的学生郝经也为老师回护:“作诗为告曹听翁,且莫独罪元遗山。”

这样,元好问和刘祁在争论中冤仇越结越深,至死都没有再往来过。两人既是文学家,又是史学家,元好问著有《壬辰杂编》和《中州集》,刘祁也留下了《归潜志》这部传世名作。这倒便宜了元朝末年的宰相脱脱,他在主持修《金史》时抄的不亦乐乎,使得《金史》成了元修三史中最优秀的一部,当然,这是后话了。

参考资料:《金史·列传第六十四》《归潜志》《遗山先生文集》

从狸猫换太子到《清平乐》中的一代枭后,刘娥究竟留下多少传说?

丧钟因疫情而鸣:压垮大清帝国的先声

由于篇幅有限,我们对于传奇世界梦魔中州和传奇世界之中州的介绍就写到这里,光阴似箭,时光飞逝,如今的时代,传奇游戏虽然仍屹立不倒,热度仍然在网游界排得上名次,但是传奇游戏已经不在是盛大官方独有的游戏了,它的热度、流量以及利益都已经被各大私服,还有传奇手游和页游逐渐瓜分。了解更多传奇私服,敬请关注,您的关注是给小编最大的鼓励。

相关资讯